二月喻郎相忆否

爱刀剑爱CV爱魔道爱渣反爱基三爱全职最爱古风的退堂鼓表演艺术家

唯有牡丹真国色,阿瑶一顾倾云深~
p1上色稿  p2线稿
上色渣渣的哀嚎――

@阿艺是长久的久 阿艺接住你的叶教授和喻老师o(^o^)o
两位煲电话粥带我一个呗~我很乖的就旁听一下
p3p4是原文

史官笔记

大家中秋节快乐(✪▽✪)
僵尸博主炸一下尸~

古风
叶喻ABO 叶A喻O
ALPHA=天乾 BETA=中庸 OMEGA=坤泽
王喻亲兄弟 王随父姓 喻随母姓
充满着私设

     婵娟银辉洒红墙,琉璃碧瓦映星尘。孤影独酌无趣味,应有佳人做添香。又到一年中秋,恰逢各节度使、边城守将等回京述职,叶修特地在别馆行宫设宴慰问诸将。席间君臣尽欢,庙堂江湖共赏盛景。

      宴席散了之后,叶修和喻文州在别馆里散步,宫人们在后边跟着,两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牵着手,在别馆里走走停停。亏的掌事太监是个有眼力劲儿的,挥挥手让人都别跟着,自己也停在远处,不在跟上去。

      叶修瞧着碍事的人总算消失了,才卸下帝王威仪,在喻文州面前,他叶修先是一生伴侣,再是君臣。喻文州看向叶修无声的笑了笑,主动牵上叶修的手。如今中秋,按道理来说应该要给长辈请安,可是今年却不同,叶秋陪着父母去了江南故土,王家夫妇也不在京中。叶修和喻文州就偷懒,在别馆留宿几日,暂不回宫。

       叶修和喻文州在别馆里逛着,前日刚下过雨,地上还有积水,“庭下如积水空明,水中藻荇交横,盖竹柏影也。”喻文州说道。
“何夜无月,何夜无竹柏,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尔。”叶修无比自然的接了下句。

      喻文州笑着看着叶修说道,“陛下可不是闲人,陛下是天下之主,自是百般忙碌。文州自知比不得。”

       叶修与喻文州十指相扣继续逛着,“你呀你,还是这般伶俐。如今天下安定,我与文州自然都是闲人了,只有闲了,我才可以天天对着我的文州了。”叶修转头对上喻文州的眼睛。喻文州眉目低垂、抿唇一笑,叶修就拉着喻文州的手继续走着。

       皇家京郊别馆原名停宸馆,修建的也是一番华贵大气,颇有皇家风范。可经过襄王为祸,这停宸馆也随着襄王的自焚,烧毁大半了。叶修初登大宝时,有人进言,请叶修重修停宸馆,叶修言道,京郊停宸,历经三代皇帝才有如今的规模,前朝祸事才平定,黎民百官都还惴惴不安,就要大兴土木,实不应该。不如从简,名字也改作星津。

       叶修和喻文州走至一处偏僻旧馆时,恰好看见墙上所提的两首诗,一首是叶修所做,另一首是韩文清所写。当初,叶修还是太子时,与还为都护世子(羁縻府州)的韩文清关系尚佳,一起在停宸馆偏僻之处写下了一首诗,过了这么久还好好的。叶修登基后,别馆的宫人还给叶修的诗罩上了碧纱橱,却忽略了韩文清的诗。

       叶修见到这诗,就调笑到,“我还记得当初老韩难得笑了一会儿,还说老天不长眼,把咱俩撮合到一块儿。”

       喻文州看着叶修笑着说,“哪是老天不长眼啊,是我猪油蒙了心,眼睛里就只看见你了。”喻文州说完还作势打了叶修一下。叶修哈哈笑出声,一把把喻文州拉入怀中。

天下初定,叶修初登大宝时
       叶修和叶秋,王杰希、喻文州等人商议着边关守将的人选,王杰希提议韩文清,那时的韩文清已是成名已久了,承袭了父亲的位置,又有一番作为,也是当世青年才俊之中的翘楚。但是叶秋认为韩氏一族不比王氏和喻氏,给了兵权就怕难以驾驭。

       叶修不语,喻文州也是无言,王杰希又提议,可以先让韩文清回京,其余的到时候再做打算。叶秋和喻文州也是这么认为的,叶修就下旨让韩文清回京,赐住鹿鸣馆。

       韩文清进京时,骑在高头大马上,身后是也骑着马的张新杰,再后面就是写着韩字的旌旗,旌旗之后就是一车一车礼品。叶秋、王杰希和喻文州坐在临街的茶楼上,叶秋看见韩文清进京的派头,眉头一皱,“如此这般,也太过嚣张了。”

       王杰希喝了一口茶,“殿下,韩将军这般也不是坏事,韩将军把韩氏的实力明明白白的摊在陛下眼皮子底下,而不是藏着掖着,就证明韩家不敢妄为。”喻文州听着自家哥哥的话,笑了笑,端起茶碗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 喻文州随后进宫去见了叶修,叶修见喻文州来了,就上前牵上喻文州的手,“文州你来了正好,我打算三日后和老韩在星津谈谈边城守将的事,到时候文州也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 喻文州颌首称是,叶修上前抱住喻文州,亲了亲喻文州的额头,“这些日子让你受累了,从前跟着我不是风餐露宿,就是跋山涉水,现在天下太平了,又要你劳心。文州是我没有好好待你。”

      喻文州抱住叶修的腰,把头靠着叶修肩膀上,“你我之间,无需如此。”

三日后·星津
      叶修和喻文州在星津前等着,韩文清骑着马,独自一人前来。韩文清换下了那日进京时的玄甲红披,穿着一身黑色圆领袍,胸前用红色绣线绣着兽头,腰系白玉黄金蹀躞带,挂着佩剑,脚蹬同色皂靴,头束紫金冠。端的是豪气冲天、威严庄重。

       韩文清在叶修三米之外下马,牵着马走到叶修和喻文州面前,行礼见驾。“臣韩文清恭请陛下圣安,”叶修笑着扶韩文清起来,喻文州作揖,“见过韩将军。”韩文清亦抱拳回礼。

      “如今我们也好久未见了,这星津虽不比从前停宸馆气派,但也是静谧舒适,给我们叙旧是再合适不过了。”叶修笑着和韩文清说道。

     “陛下所言极是。”韩文清回道。
叶修走在最前头,韩文清错后一步,喻文州远远的跟着。掌事太监悄悄和喻文州说,“公子怎么不陪在陛下旁,倒是和奴才们一块儿了。”

     “陛下有些话和韩将军叙旧,我在旁边稍显尴尬。这样远远看着就好,等会儿陛下叫我我也听得见,到时候再上前也可以。”喻文州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 这叶修的掌事太监是从小照顾叶修的,“公子是个细心的人,奴才斗胆说一句,陛下从小到大身边就没多少朋友,之后有颠沛流离,公子与陛下心意相通,还请公子与陛下同心同德。”

     “公公放心,我与陛下一定相扶到老,永不相弃。”喻文州颌首回道。

       一行人走着走着就走到偏僻的地方,喻文州隐隐约约看见前头墙上用碧纱橱罩着什么东西。叶修和韩文清走到这地方时,涌上心头的是小时候的回忆。喻文州问身旁的掌事太监,那碧纱橱罩着的是什么。掌事太监回道,是从前陛下和韩将军在墙上所提的诗,陛下登基之后,在星津当差的奴才把陛下的诗用碧纱橱罩着,省的落灰。

      喻文州闻言,眉头微皱,“这般有所不妥,虽然是奴才们做事没有考虑周全,但是这难免让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 “是,那奴才这就让人……”掌事太监还没说完,就看见叶修和韩文清已经看见这碧纱橱了。叶修难得的一脸尴尬,不知怎么解释。

       喻文州见此,缓步上前,用衣袖拂去韩文清诗上的落灰,再躬身退到叶修身后。韩文清见此,难得的舒展眉眼,哈哈笑出声来,“幸未得罩碧纱橱,才有香袖为拂尘。老天不长眼啊,居然让你得了如此妙人,叶修你是得了谁的眷顾啊。”

       叶修也笑出声,“我自然是得了文州的眷顾,”说着就牵上喻文州的手,韩文清见此,也笑笑,“陛下刚刚的提议,臣自当遵旨。”

      “哎呀呀,老韩那时还说什么才有香袖,啧啧啧。”叶修调笑到。

        喻文州挑起叶修的下巴,“陛下这是吃味了~”叶修见此,攥住喻文州的手,亲上喻文州淡色的薄唇,喻文州也闭上眼睛,抱上叶修的脖子。

皎皎月色犹似画,明月西江情铭刻。花好月圆情字老,银汉迢迢诉情长。

碧纱橱的故事原型是苏轼和他朋友,具体是谁我也忘了,唉……最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条金鱼……

再一次祝大家中秋快乐哈~
笔芯~
 

化生童子见飞天,落花空中左右旋

电脑崩了……ps上色巨丑……还是算了……

我说我开车了……还是……咳……骑乘,可就是没人信……

瑶妹:二哥……你抹额歪了
蓝大:许是刚才扯到了

p1线稿   p2上色稿

最近脑子有一点点瓦塔了,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(゚o゚;
鱼丸其实麻辣口水更香,但是……驾驭不了辣椒,就香葱吧
鱼丸真的好次(✪▽✪)
北次不厌(๑>ڡ<)☆
请老叶老王次喻~就给你们每人一个,其他的全是我哒!

[叶喻]史官笔记(8)

古风
叶喻ABO 叶A喻O
王喻亲兄弟 王随父姓 喻随母姓
充满着私设充满着私设充满着私设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!这个沙雕从不写大纲!都是想怎么来怎么来的!
感谢不离不弃的朋友们,是我对不起你们!

      叶修与苏氏兄妹聊了,发现竟然是后燕定远伯的后裔,后燕定远侯苏骥以枪法闻名,苏家以枪法的强悍也在那战火离乱的时期为后燕争取了一席之地。后燕十二年,定远侯苏骥远征北戎喀舍部,不料喀舍单于联合延庆部在半路设伏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  叶修忙起身,抱拳道:“失敬失敬,叶秋未曾想到二位竟是苏公的后人,想当年苏家枪名动天下、威震四方,叶秋也是心向往之啊!”

   “公子客气了,我看公子气度不凡,为何要在这乡野小摊休息啊。”苏沐秋也站起来躬身还礼,苏沐橙见此也不顾满嘴的面条,学着哥哥的样子给叶修还礼。

   “说出来,不怕公子笑话,权位诱惑、兄友弟不恭……我还是侥幸逃出,本想投靠亲眷,没想到,那是另一个狼窝,无可奈何只能四处漂泊。”叶修说完还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 “叶公子不必消沉,只要人活着就还有希望,”苏沐秋倒了一杯茶,“世事如棋局局新,叶公子又有何忧,沐秋以茶代酒敬叶公子一杯!”

   “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,我与苏兄相见恨晚啊!苏兄要是不嫌弃就叫我叶秋吧。”叶修也到了满满一碗茶,与苏沐秋相碰。

   “好好好,那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二人饮尽碗中茶水,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 两人意趣相投坐着聊了许久,苏沐秋见天色不早了,周围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客栈驿馆,便邀请叶修住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  苏沐秋给叶修抱了一床新被褥,“寒舍简陋,叶秋兄弟将就一下吧,明日给叶秋兄弟换床软乎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不必麻烦,我这人对这些没追求,”叶修从苏沐秋手上接过一床洗的发白却十分干净的被褥,有着皂角的清香。“我在院中看见有不少兵器的零件,沐秋是在研究兵器吗?”

      “是啊,就是喜欢就自己动手试试,让叶秋兄弟见笑了。”苏沐秋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颊,“听说大荣有一次折在延庆的圆月弯刀的将士就有一万有余,我就想着试试做新式的兵器。”

    “这个好!这比那些规矩礼法有用,将士有趁手的兵器就能少流一滴血,”叶修自然知道兵器的重要性,当年大荣和北戎诸部的围猎,延庆部凭借新武器和更加锋利的刀剑,遥遥领先第二夺得第一。

      第二日,叶修跟着苏沐秋到城里去,午间休息时,苏沐橙和两人聊天到,“我今天听刺史府后厨的姐姐说,最近刺史府里多了不少人,都是些会功夫的,一天就要吃不少羊肉。”叶修原来还啃着手里的干粮,听到这句,抬头看了眼苏沐橙,“这样的话,这余杭刺史很有钱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们余杭的刺史祖上是皇商出身,不能说富可敌国,但也是家财万贯。前些日子有传闻说京城大乱,不少地方长官都想着如何自保,叶秋兄弟可能不知道,前些日子王少傅的学生,江淮刺史就被满门抄斩,全家上下无一幸免……如今这世道…哎。”苏沐秋给叶修解释道。

      叶修难得的沉默了,襄王造反,遭殃的不只是皇族世家,官员百姓哪个可以幸免啊……叶修看了看旁边有说有笑的苏家兄妹,“叶秋那小子应该过的还好吧,不知道文州怎么样了,王喻两家襄王多半不会放过。”

      三人在街头卖艺结束之后,就听见有人说,“刺史府有布告贴出来说什么,诚招善武善谋者,刺史府以上宾之礼相待。如今世道大乱,还是安安分分的或许可以活的更久一些。” 苏沐秋抱着枪,笑着说道,“那老哥怕是误会了,刺史我见过把命看的无比重要,这招幕僚只是保命无疑。”

     “沐秋似乎对刺史很是了解啊。”叶修说到。

     “以前给他做过事,刺史绝对是个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个性。”苏沐秋解释道。

    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晚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起身去到个水就看见苏沐秋坐在院子里,看着手中的武器。叶修也套上外衣走出房门,“沐秋怎么还不休息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啊,打扰到你了吗?就是想着如何改进这些兵器,有些无从下手了……”苏沐秋说到。

      “沐秋你也不用太过着急了,”叶修沉思片刻,“沐秋,其实我有一件事瞒着你们兄妹俩……其实我叫叶修。”

     “叶修?!兄弟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叶修…这可是太子的名字啊,”苏沐秋转身摇了摇叶修,“这么说,你是太子?!开什么玩笑!”

      “沐秋你先松手,我头晕。”

       苏沐秋放开叶修,等着他和自己交代清楚,叶修挠了挠头,把事情和苏沐秋解释了一番,苏沐秋听完叹了叹气,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不过我没想到,那襄王不是最看不起北戎诸部的吗,居然会和延庆合作。”

     “我也没想到,父皇对这个弟弟已是优厚,他还不知足。更可恨的是他串通延庆,逼宫造反。”叶修说着握了握拳。

       叶修和苏沐秋沉默片刻,叶修突然想到,“沐秋不如我们去投奔刺史如何。”

     “啊?你没毛病吧,你是太子,那个刺史不要命了收你做幕僚。”苏沐秋露出一副你是不是脑子瓦塔了的表情。

    “谁说我用太子的身份了,我叶秋从京城来投奔亲属来的~这个世道要想保命就只有有足够的力量,让别人不敢来犯!”

微草·中草堂
   “那个王杰希,来――把这些药材处理一下,等会儿我来验收啊。”说着方士谦就啃着苹果离开了。王杰希看着面前两三筐的药材,心里咒方士谦已经不下十遍了,这方士谦到底是不想教还是看不惯王杰希啊……

       方士谦在药圃里闲逛,碰上了来看王杰希的林杰,“师兄啊,来看王杰希啊。”

      “是啊,不知道杰希在这过的习不习惯,那孩子性格有些冷傲,我怕他不能和其他人很好的相处,就来看看。”林杰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 “那师兄你不必担心,有我呢,而且我看他和其他人相处的比我都好,不必担心不必担心。”方士谦啃完苹果把核扔了说到。

      “既然士谦这么说,我也能稍稍放心了,”林杰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,“士谦你也受点累,好好带带杰希。”

      “诶,师兄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 方士谦又在外面闲逛了一会儿,回到中草堂时,发现王杰希已经处理完了,“不错不错,才学多久,能做成这样着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 方士谦手里玩着一株草药,“这药理学的还不错,就是不知道这身手怎么样了。”说着便和王杰希动起手来,王杰希抱着米筛,堪堪躲过方士谦袭来的掌风。王杰希把米筛放下,回身一掌拍向方士谦的手臂。

     “师叔,偷袭是卑鄙的。”王杰希顺势抓住方士谦另一只袭来的手。

感谢小天使的阅读(❁´ω`❁)以及……朋友们的……爱的鼓励

@名著使我快乐 曦瑶躺上草坪啦~摄影师特意拉了个特写~不知客官满意否~
姿势参考《太子》漫画第38话 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!画风超级好!

【王喻的十二七夕】exchange    笔友梗

 @名著使我快乐 太太去旅行啦~我负责补完


@阿艺是长久的久 说这是咬唇,果然啊!瑶妹儿的化妆水平就是高~ @金陵小小生 太太《始知相忆深》第22章还是第几章上线的女装大佬瑶妹儿~[私密马三太太,我这个金鱼脑子记性不好有可能记错了]太太写文超赞👍每天都期待着太太的更新!(๑˙ー˙๑)
画的不是很好啊……希望太太不要嫌弃ヽ(≧Д≦)ノ喜欢太太好久惹![没皮没脸告个白]
最后叨叨一句:大家七夕快乐(✪▽✪)
p1线稿   p2上色稿……